搜尋廣告

93歲的老媽說:我至少要活到100歲!

朗朗照護:70多歲姊妹照顧老媽媽的開朗自在手記
作者:米澤富美子
出版日期:2017年4月24日
語言:繁體中文 ISBN:9789576968532
裝訂:平裝 頁數:224
產品編號: NB40
定價:320會員價: 256
買就送紅利點數256詳細
購買數量

書籍前文

~笑淚交織的溫暖作品,讀過《去看小洋蔥媽媽》,更不能錯過本書~

既是老老照護,又是遠距離照護——
高齡93歲、重度失能的老母親,
由72歲的作者與其70歲的妹妹一同照護。
即使天天艱辛過日,仍不忘記「歡笑」!

我72歲,住在東京,曾經多次罹癌切除子宮、乳房、甲狀腺。
妹妹70歲,陪媽媽住在大阪府。
 
爸爸30歲時就因二戰死於南洋。
媽媽說,「妳老爸的命,我來替他活…我要活到三位數」。
或許,長壽正是某種形式的為爸爸報仇。
 
我們總是一再見識到媽媽的堅韌、滿滿的生命能量,
由衷感到,生為媽媽的孩子,真好!!
五年來,我與妹妹「樂觀開朗」咬牙支撐媽媽在家照護的人力、物力與金錢;被照護的媽媽也能夠「歡喜爽朗」,率性自在。
我們全家都珍惜活著的每一天。

作者簡介

作者簡介

米澤富美子
  • 1938年生於大阪府。
  • 理論物理學家,慶應義塾大學名譽教授,活躍於國際的非結晶物質(amorphous)專家。
  • 1996~97年獲選為日本物理學會首位女性會長。
  • 2005年以非晶半導體和液態金屬電腦類比榮獲世界傑出女科學家成就獎。
  • 著有《讓物理學家開口說物理》、《先邁出去再說:身為女性物理學者》、《猿橋勝子的生活方式》、《兩人編織的生活》等暢銷書。


譯者簡介
胡慧文
  • 台灣台南人。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。
  • 曾任出版社主編與企劃編輯,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。
  • 譯有《視力,當然可以回復!》、《放手吧,沒關係的》、《居家照護全方位手冊》、《新腦內革命》等暢銷書。

推薦專文

推薦序1

高齡海嘯強烈來襲,刻不容緩的長照課題/從從唐從聖(全方位藝人)
 
照顧小朋友,可以罵、可以罰,原則上小朋友會越來越進步,越教越懂事;但是照顧老人家就完全相反。不但不能罵、不能罰,老人家能維持現狀,已經算最好的結果,還大多數都會越來越糟,每況愈下。
 
投注如此多的精力和財力,在這樣一段「看似沒有未來、沒有希望的生命旅程中」,照護者和被照護者,彼此雙方真的都很不容易!
 
面對長照這一堂「人生的選修課」,不見得每個人都有機會修到這個學分,但是如果選了這堂課,就必須要快樂、勇敢的去面對,讓整個學習的過程能夠更豐富、更完美,將來不要留下任何的遺憾和後悔!
 
如果你和你的至親愛人正在共同修習這門科目,希望這本書能夠提供你一些方法,給予你一些力量,讓每一位照護者都像本書作者一樣「樂觀開朗」;被照護者「歡喜爽朗」,彼此雙方都能~「朗朗」過日子。
 
 

推薦序2
照護工作乃是神聖的苦行/廖碧英(勵馨基金會常務董事)
 
近日,一位我所敬重的父執輩,在生前沒有一絲病痛下安詳辭世。多年前我的外祖父於九十四歲時於睡夢中離開人世。他們過世前一天仍然行動自如,並無長期失能與退化,擺脫了由他人照護的需求與過程,對其本人及家人而言,均是上天恩寵的一族。
 
隨著醫學科技的進步,高齡人口驟增,照護老年人口的工作已非個人需求,而是整體社會的議題。這本書描述九十三歲的母親,由兩位七十多歲的女兒照護一切生活起居的故事,不僅對照護過程有非常豐富的描述,也介紹了相當完整的日本照護制度的輪廓與細節,文中母女之間濃郁的愛,與兩個女兒無怨無悔的付出,猶如一頁頁動人的詩篇。
 
作者米澤富美子認為,必須仰賴他人照護的老人,每人都不只是「歷盡滄桑的老人」而已,他們都有莊嚴的生命史和深刻的情感,其活生生的生命故事是無可取代的,也是基於這種對生命的尊敬,讓本書在字裡行間,對於照護的各種艱難和挑戰,都以慎思與反省來面對,思考沉澱之後,常有深刻的哲理和領悟,了解到人生是一長串的選擇,同時也會捨棄其他的可能性,有捨才能再往前邁進。因此,奮力活在當下,對於投入的時間、體力和錢財就在所不惜了。
 
詼諧幽默的姊妹對談,化解了枯燥重複的照護生涯,她們苦中作樂,笑中含淚。尤其妹妹常有珠璣搞笑的幽默言詞,還有姐姐比喻希臘神話薛西佛斯日復一日推巨石上山,滾下,再推上的過程,表達母親更衣的頻繁,均令人會意捧腹。
 
本書作者為知名的物理學家,文筆生動有趣,在繁忙的照護過程中,執筆撰寫專欄成書。她知識涉獵極廣,文學底子深厚,兼具兩性平權概念,她的勤勞與毅力亦足堪吾人之表率。閱讀完畢,感覺心中充滿溫暖,特別推薦之。

內容簡介

 72歲的作者米澤富美子和70歲的妹妹,照護93歲已經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媽媽。老人照顧老人已經夠吃力,米澤富美子還得每週或隔週從東京自家往返大阪老家照顧媽媽,因此又成為名符其實的遠距離照護。即便辛苦,米澤富美子仍以平實輕鬆的筆觸記錄這五年的「老老照護」與「長距離照護」甘苦。

 
 事實上,米澤富美子從23歲起就陸續罹患多種癌症,先後切除子宮、乳房;70歲時,也就是開始照護老媽媽的第2年,又切除甲狀腺癌,還差一點失去發聲能力。她也將過程一併呈現在本書。
 
 即使照護的海嘯不由分說的當頭打來,米澤富美子和妹妹也是咬牙挺住,努力不讓自己溺斃在洪流中。充滿磨難的老老照護處境,完全讓人笑不出來,但即使如此,卻經常充滿笑聲,她希望被照護的老媽媽歡喜爽朗,照護人的自己樂觀開朗,每天都能「朗朗」過日子。
 
 米澤富美子認為自己家的照護生活,只是日本高齡化社會的縮影,這不僅是個人的家庭問題,更是社會問題。為了共同面對並解決國家嚴重的照護危機,所有身在其中的人都應該反映自己的困境,而且這些發聲應該要被聽見,她希望自己的聲音也能在其中略盡棉薄之力。
bot